星和雪的浅影

影子 山风 翔右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OS ]关于他们

※j禁,与现实无关,与团体无关
※人物OOC,不适的话,请右上角
※取名废,第一次写,文笔什么的请不要介意_(:зゝ∠)_
※cp是智翔os,风组无cp ,只是欢乐的小伙伴
赶上了!祝智先生生日快乐!!!💙💙💙

————————————

大野智从来没想过在这里会遇到樱井翔,就像他当年也没想到他本来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会有樱井翔的出现。

大野智在一个普通的公司里,干着一份普通的工作,有一个对他不错的上司,拿着一份满意的薪水,日子过得自得安稳,平时有时间画一些想画的东西,偶尔的假期也去钓个鱼。也不是说他对于生活没有什么追求,只是有些事情在他的眼里不必花那么长的时间去做,也不想去做,毕竟现在自己一个人过得也挺好。


就这样以为可以在不得不成家之前过着这样普通生活的大野智在他工作的地方重逢了樱井翔,在他看到樱井翔眼睛的那一刻,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叙旧?该陌路?好像都不对。大野智一时确实没反应过来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情绪表达,呆住就是他最为真实又最方便的选择了。

樱井翔也没想好该说什么,大野智出现的有点突然,他还没做好面对他的准备,那个人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沉默的空气在室内蔓延着,公司的上司看着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樱井翔和一句话也没说的大野智,尴尬的笑了笑,开始介绍说:“两位认识啊,正好,大野,这儿正好有个项目,以后你就负责和樱井桑联系,争取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大野智默默地点了点头,首先开口的还是樱井翔,“额,那个,大野桑,好久不见。”听到熟悉却又有点陌生的声音,大野智从长期的呆滞中回过神来,“翔君,好久不见”

大野智和樱井翔就那样被半强制性地要求在会议室里开个两人会议,争取把项目定下来。所以现在大野智和樱井翔面对面坐着,中间放着两份文件。大野智觉得这样的场景似乎曾经出现过,不过当初两个人之间摆的是两杯饮料。

樱井翔看着面前的大野智,也冒出了许多想法,但看着面前的文件,想到了自家上司的要求,还是准备先和大野智谈谈合作的事情。

“咳咳,大野桑,文件你看完了吗?有什么问题吗?”

“嗯……嗯,没什么问题”

“那我们是不是准备一下签合同了?”

“嗯……翔君,要一起喝一杯吗?”大野智没有回答樱井翔关于文件的问题,只是提出了一个邀请,一个对于普通的合作对象再平淡不过的邀请。

樱井翔迟疑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官方的笑容“当然可以了,大野桑,那晚上再联系,你的号码换了吗?”

“没……没换”大野智看着樱井翔收拾文件的样子,忽然有些感慨。

“那我先走了,等晚上再来联系大野桑,地点和时间我来定可以吗?”

“嗯,好的,我一直……”

没等大野智说完樱井翔就离开了,仿佛就只是为了逃开那句没没说完的话,逃离大野智。

叹了口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大野智略微蹙了蹙眉,回忆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他那些原来准备渐渐忘却的记忆随着樱井翔的出现也开始记起来了,嘛,反正也是那些关于樱井翔的记忆,他想起了他和樱井翔的很多的曾经。

大野智和樱井翔是在大学里认识的,他算是大一年的前辈,被上一届的前辈连坑带骗的留在了学生会,在他忙于学生会工作的时候他可以说是十分“痛恨”那位前辈了,直到他在学生会遇到了樱井翔,那个拥有着他在面试的时候就喜欢上的眼睛的人。

后来跟他所在的社团的副部长相叶雅纪说了,对方还说“大ちゃん,你以前不是很不喜欢学生会的嘛,现在发现它的好了”大野智一本正经的反驳,“我只是感受了它的一个好处,这个好处还不是它本身的…其他的根本没有嘛…”话是这么说,相叶雅纪表示他后来也没怎么听过大野智对学生会的抱怨了。

樱井翔和大野智不一样,性格方面而言,樱井翔刚进学生会的时候对他的那位慵懒自由的部长表示不太理解,他一直是很认真的,认真到他觉得勉强自己也没关系,所以他刚开始不明白为什么上任部长会把部长之位给大野智。过了不久,樱井翔发现大野智果然还是大野智,他的绘画水平可以达到画展的地步,他的歌舞水平可以去做偶像,尤其是他平时慵懒的态度在关键时刻变得特别认真,他甚至有点迷上了大野智那样神一般的反差。

大野智要说喜欢樱井翔也是喜欢的,但又不确定是否是那种喜欢,他喜欢的是他的眼睛,还是透过眼睛所看到的自己和对方。他只知道他一看到那双眼睛就有点移不开目光,又有点想让那双眼睛永远都可以看到自己的身影。

相叶雅纪不知怎么就认识了樱井翔,还把他拉到只有大野智和相叶雅纪两个人的社团,说着“sho酱,你一定会特别喜欢这个社团的”。在樱井翔为了学生会开始忙碌的时候,相叶雅纪凑到吃着甜品的大野智旁边说“leader ,你看,sho酱比你更适合学生会”“嗯……绝对啦……你看sho君他……”
大野智吃着甜品嘟嘟囔囔的说着话,夸奖着樱井翔。

大野智在大三的时候退了学生会,他也没准备留下来当会长,樱井翔毫无疑问地继承了这个部长的位置,另外一个聪慧的有着17岁少年的脸的学生当了他的副部长。离别聚餐的时候,他感觉樱井翔的心情好像不太好,想开口说点什么,就在他开口的时候,那个猫嘴少年开口道:“大叔就放心吧,我和sho桑一定会把你未完成的事业进行下去的”大野智喝了口酒,fufu的笑了,“当然了,我绝对相信sho君和nino的能力的”

年轻人的聚会总是喝的一塌糊涂,大野智的酒量其实还是可以的,起码比同龄人要好,他把聚餐里喝的七倒八歪的同伴相继送上计程车。

大野智看樱井翔同样喝的七倒八歪的时候,不由得笑了笑,看着旁边的二宫和也似乎还有点清醒,“nino,nino,你还可以吗?”

“嗯……嗯,我还好,leader你呢?”

“嗯,我酒量还可以,再说也没怎么喝,你能叫辆计程车吗?我把你和sho君一起送回去,你们是住一起的吗?”

“嗯。不过,我们不住一起,我们住隔壁……”二宫和也迈着有点飘然的步子去叫计程车。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那双他特别喜欢的眼睛这个时候沾染了一点迷茫的色彩。他凑过去,在很近的距离问着“sho君,还好吗?”大野智把樱井翔慢慢的从位置上拉起来,扶着他“来,我送你回去…”

樱井翔左摇右摆的在大野智的帮扶下走出了店门,叫来出租车的二宫和也看到了两人,匆匆过去,和大野智一起把樱井翔弄上了计程车。

二宫和也坐在副驾驶,樱井翔和大野智坐在后面,刚开始车内一片寂静,只有樱井翔迷迷糊糊的嘟囔几句。在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二宫和也忽然开口说:“其实,这次你离开最舍不得你的就是sho桑,他心里不舒服,但很明白有些事是不能避免的…”

“嗯,我知道”

“我就跟sho桑说你们以后还会再见到的,又不是你毕业了,但他说不一样”

“fufu……他可能想起了我们也会比你们早毕业的事实吧,也可能少了一种联系彼此的身份了吧…”

“嘛……大叔,有些事该把握的就要好好把握住啊”

“……嗯”

车很快就到了,二宫和也一边说着头疼,一边走上楼去。大野智默默又小心地把樱井翔从计程车搬下来,送他上楼。樱井翔的大部分身体都靠着大野智,大野智能明显的感受到樱井翔的头发在自己的脖颈附近弄得他痒痒的,他退了一点,那种痒痒的感觉让他不是很自在。但移动之后那种感觉还是没有消失,依旧存在着,樱井翔好像有意无意地在往他身上靠,反复几次之后,大野智也就随他去了,这样的行为像极了他对他的撒娇。

大野智把樱井翔搀扶着进了门,楼梯口二宫和也趴在那边等着他,两个人很有默契的扶着樱井翔爬着楼梯,他们住在二楼,所以没有多费劲。樱井翔也很配合,听话的让干嘛就干嘛。

三人一起走到宿舍门口,二宫和也先进了自己的宿舍,关门之前对大野智说:“放假了,我们两的宿舍都没其他人,你别担心会吵到别人。”

“嗯,你快去休息吧”

“嗯,晚安,大叔”

“晚安~”

大野智在二宫和也关上门之后扶着樱井翔走到旁边的宿舍门口,想找钥匙开门“sho酱,有点醒了没?你门上的钥匙呢?”

“嗯……嗯……钥匙在我的口袋里”樱井翔迷迷糊糊的回答。

“口袋里吗?不好意思啊,sho酱”大野智在樱井翔的口袋里开始找钥匙,他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他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关键是樱井翔还不是很安分,他就那样挂在大野智的身上,手环着大野智的脖子,大野智甚至可以感觉到樱井翔呼出的热气全都扑在他的脸上,又让他感觉痒痒的,不止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

大野智在樱井翔有意无意的打扰中还是找到了房门的钥匙,打开门,打开灯,关上门,动作连贯流畅。大野智将樱井翔放在最近的床上,看房里还有着热水,给他倒了一杯,把他拉起来“sho酱,来喝点水”

“……”樱井翔似乎在说点什么,但大野智听不清,他凑到他的跟前,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不……不想…留下…”

“在这里哦,我不走,不走的,别怕”

大野智在樱井翔的耳边一直说着,不走不走,一直在这里,安抚着樱井翔。过了一会,樱井翔也不嘟囔什么了,他伸出手抱住了大野智的腰。大野智看着在自己怀里的樱井翔,不由得无奈的笑了笑,悄悄地俯下身在樱井翔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回抱住了樱井翔。月色从未拉上窗帘的窗户里透过来,洒在两人的身上,就像一幅画,安定地不忍打扰。

第二天,樱井翔是先醒的,感觉被谁抱在怀里,抬头,抱住自己的大野智仿佛被自己糟糕的睡姿弄得特别痛苦但还是不放手的样子忽然让自己的心又开始dokidoki的,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法抗拒温柔的大野智,认真的大野智,男前的大野智,任何时候的大野智。哎,轻轻在心里叹了口气,把手慢慢搭在抱着自己的大野智的身上,再次闭上了眼睛。

后来,两个人关系似乎有点变了,但什么都没多说,两人偶尔也会约出去玩,吃饭,唱歌,去游乐场,甚至二宫和也边玩游戏边和相叶雅纪吐槽说,那两人关系越来越好了,做的事仿佛就是情侣做的事啊。
相叶雅纪在旁打扰说,不是吧,我俩也可以的。
二宫和也优雅地翻了个白眼,义正言辞地表示了拒绝。

大野智和樱井翔谁也没说清楚就那样一直到了大野智大学毕业。拍完毕业照之后,大野智看到了樱井翔在旁边偷偷摸摸的,暗自笑了一下,走了过去“sho君,你来了啊”
“啊……嗯,satoshi君拍完毕业照了啊”
“嗯,是的呢,我就要毕业了呢。sho君,学生会工作做得真棒,你果然很适合做学生会主席啊,咱们部新的部长也很不错,我觉得学生会以后一定会发展得特别好”大野智似乎特别兴奋,说了特别多的话。
“松润?嗯,确实,他真的很有能力。satoshi君……我……”
“sho君,要不要跟我去个地方”
“……诶?”

大野智没等樱井翔回答什么,拉着他的手就跑。校园里人来人往,他们的奔跑引起了许多人的瞩目,尤其是里面有人还穿着学士服。大野智没管其他,但樱井翔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余光看向前面的人,那个背影似乎是那么可靠,仿佛带他去任何地方都可以的样子,目光回到地面,自己脚下的路却又那么真实,真实地让人恍惚。

这里是校园里很偏僻的地方,基本上没什么人经过,即使这里有一棵特别好看的樱花树。大野智看着喘着气的樱井翔,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说清楚,脑子里想起了早上出门的时候,相叶雅纪跟他说的话“leader你就上吧,nino和我早就知道了,虽然当初我还不信…我会全力支持我们甜品部部长的!随便说一下,松润表示你毕业之后就不要再去学生会了,他其实不是很想一直带着墨镜的。干巴爹(>◇<)/”好的嘞,爱拔酱!

“sho君,我想跟你说个事”
“诶?什么事?”
“……”大野智深深吸了口气,“sho君,我喜欢你!”
“诶?!等…等一下”
“sho君,你先别说话”大野智一脸的认真,“我是认真的,我现在特别清醒,我喜欢你,不是那种后辈的关爱,不是那种兄弟的友爱,不是那种朋友的玩笑,我喜欢你,我爱你,是那种想亲你的那种,是想拥抱你的那种,是想和你度过一辈子的那种……”
大野智的声音渐渐消失,樱井翔也没开始说话,两人之间只有沉默,以前两个人就算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但现在大野智忽然想逃,他看到樱井翔的表情从刚开始的惊讶,一闪而过的喜悦,到后来的沉思,再到现在面前的难过沉默,大野智忽然慌了,他一直都没什么慌之类的情感,什么事他似乎都可以从容的面对,可现在在樱井翔面前他手足无措了起来,明明就要离开学校进入社会了,却像个孩子一样紧张地等待着心仪的人给自己的回应。

樱井翔想了很多,他的嘴抿了又放开,手指一直揉捻着自己的衣服。风吹过,樱花在空中飘舞,他开口“对不起,我……”他握了握拳,“satoshi君,不,大野君,我不能接受…”

大野智呆了一下,然后软软地笑了,“嗦嘎,我知道了”然后他凑上前去,很快地印了一个吻在樱井翔的唇上,把一个东西放在了他的手上,在漫天的樱花中离开了。

樱井翔摸着自己的唇,望着大野智的背影,很失落,但不能追上去,不能只让两个人开心让太多人失望。大野智留给他的是一枚纽扣,制服第二粒纽扣,他先留给了他。

大野智回去之后,相叶雅纪问情况怎么样,大野智摇了摇头。
“不会吧,sho酱明明也很喜欢leader你的啊”
“sho君想的多,不是单单喜欢就可以的…”
“怎么这样啊……”
听着耳边相叶雅纪的出谋划策,大野智想不能接受自己,至少接受了一枚纽扣和一个瞬间的吻,摸了摸唇,挺好的。

离校那天,樱井翔也去了,偷偷的,但大野智还是发现了,软软地笑了,看着面前的二宫和也和松本润,抱了抱,软软地说了声“再见啦,加油哦,我会想你们的”被二宫和也踢了一脚,“恶不恶心,又不是再也不见了,想见就见呗”
“fufufu,是的呢”大野智向着樱井翔躲的地方大声说了声“不过万一真的见不到了,我会好好想你的,再见啦”

樱井翔握着纽扣,点了点头,轻轻地说“我也是”

后来大野智和樱井翔真的一直都没再见面,但二宫和也,松本润和相叶雅纪倒是一直都有联系。二宫和也问过樱井翔为什么不接受大野智,樱井翔轻轻摇了摇头,我们还不能,还不可以踏出这一步。二宫和也戏谑地说,那便是喜欢了,怎么才能踏出那一步呢?
樱井翔看着书说,不知道,谁知道呢,或许这辈子都不可以。
二宫和也看着樱井翔笑了笑,我说,sho桑你真的想的太多了,感情不用想那么多的。
樱井翔看着继续和魔王战斗的二宫和也张了张嘴但什么都没说。

等我们都成长为立派的大人了,等我们都可以负责起自己的人生了,等我们都能直面这个社会所有的冷眼和嘲笑了,等我有了和你相等的感情再来拥抱你,不知道是不是有那么一天。

后来,樱井翔和二宫和也也毕业了。樱井翔把自己的第二粒纽扣给了来参加他们的毕业典礼的相叶雅纪,说,帮我还给他。

相叶雅纪知道他说的是谁,但还是不免和身边的松本润说“你说,leader明明也来了,为啥不自己给他”
“可能不想见面吧”
“……那为啥自己的纽扣要说还?”
“……可能是一种情趣?”
“…………那”
“爱拔君,我胃疼,别说话”
“哦,诶?松润你胃疼啊,我去给你弄点热水来”
“……”

相叶雅纪后来把纽扣给大野智,“leader,sho酱让我把这个还给你。”
大野智拿着纽扣,“谢谢爱拔酱”软软地笑了,他想他大概明白樱井翔的意思。

后来,大野智从二宫和也那里听说,樱井翔出了国,在国外继续深造,回国后还是和二宫和也在一起工作,两人的默契还是很棒,再加上樱井翔简直就是一个工作狂,上司很器重他。
自己呢,在公司里也还可以,虽然不会特别去争什么,但工作也是做得很完美,没有什么差错,上司也渐渐开始重用自己。哦,对了,松润后来也来自己的公司工作,他能力真的超棒。用大野智的话说,松润简直就是个天才,每次这么说的时候,松本润都会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用小奶音说,没有啊,大野桑也很厉害的,刚开始,我有不会的还会和sho桑交流……
然后松本润吐了吐舌头,看着大野智,对方却什么表示都没有,简单地摆了摆手,软软地笑了。

春去秋又来,日子过得飞快。

现在大野智坐在樱井翔一个小时之前发给自己的地址的酒馆里,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不过他还是先过来了,在这里他还能一边喝点酒一边等着樱井翔。

电话铃声响起来,是相叶雅纪。

“leader,听说你要跟sho酱见面喝酒了?”
“诶,是的呢,诶,爱拔酱,你怎么知道的?”
“……leader,这个你就别管了,我跟你说,你今天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啊,不然会后悔的”
“后悔……我没后悔啊……我”
“好啦好啦,leader,你记得一定要把握好啊,等你的好消息,拜拜ヾ( ̄▽ ̄)”
“……喂……”爱拔酱,挂电话了啊,把握机会啊……大野智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离约定时间还有10分钟,樱井翔迈着从容的步伐来到这个酒馆,看到大野智已经在酒馆里了有一闪而过的惊讶,不过很快就被掩藏过去了。
“大野桑,你来的好早啊,离约定时间还有十分钟”
“嗯,没事做就早点过来了,不好意思,我先喝了一点”
“嗯?嗯,没事的”
又沉默了……

“sho君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大野桑应该差不多都知道吧?”
樱井翔叫了服务员点了需要的酒和相应的下酒菜,仿佛和大野智真的只是多年未见的朋友又重逢了一样。
果然对于很多的事情,他们都心知肚明,只是什么都不说而已。
“这么说的话,sho君应该也是什么都知道了”
“嗯……差不多吧”樱井翔喝一口酒,“谈公事吗?”
“……不想谈”
“嗯,那谈私事吗?”
“我想看着你”
“……再来点酒吧”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一杯又一杯的喝着,自己也喝了挺多,在对方的手又碰到酒杯的时候,压住了他的手,“不要了”,带点强制的语气,没有太多的商量。樱井翔也听话,放下了手,眼睛就那么看着大野智,忽然笑了。
“可是,你都没醉啊”
“不想醉”
“今天不是想来解决问题的?”
“是的,但是你明白我不想我们都是在醉醺醺的情况下讲明白”
“……没什么好讲的”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的眼睛,那双眼睛还是那么好看,明明经历了许多,却没有太多的沧桑感,反而变得越来越柔和,眼睛里还是一片星河。

其实大野智也没怎么变,大野智还是那个大野智,那个还是温柔的男前的有着反差萌的大野智,所以他决定要采取一些行动了。他放下了钱,虽然也不知道够不够,但以后再说。拉起樱井翔就往外走,不让樱井翔反抗的机会,多年钓鱼的力量自然敌得过樱井翔装饰性的肌肉。

他把樱井翔塞进出租车,报了自己家的地址。其实樱井翔并没有过多的反抗,上了车以后也没闹,只是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野智也只是在玩着自己的手指,不明白考虑着什么。

不是高峰期,出租车很快就到了。不一会,两个人就坐在了大野智的家里。
大野智从冰箱里又拿了一些酒过来,两个人沉默地喝了一些过后,樱井翔拿着酒杯问,“大野桑把我带到这儿干什么?”
“因为sho君是故意的啊”
“故意什么?”
“故意选择那个地方,故意在那儿让我不能说一些我想说的话,故意让我带你来我家,对吧,sho君”
“……没有哦”
“是吗?嘛……不重要”黏黏糊糊的声音变得格外清晰,“sho君,我没有忘记你哦,我没有交过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哦,我一直喜欢着你哦”大野智越来越靠近樱井翔,“sho君,我…一直都爱着你啊”

樱井翔喝着酒,没有回答。
大野智也没曾经那么惊慌失措,他软软地笑了。

“大野桑,你喝醉了?”
“没有”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十分清楚”
“你知道这是离经叛道的一件事吗?”
“嗯,我爱你”
“……你明白这件事会遭到父母、亲戚朋友甚至社会的反对吗?”
“嗯,父母我们一起面对,朋友,爱拔酱,nino,松润都支持我们的,亲戚不用理睬就好了,社会的话,总会接受我们的,我们都可以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别怕,有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我已经准备好了,什么都准备好了。”
“……原来我们都是立派的大人了啊”
“嗯?”
“satoshi君”樱井翔又重新喊了大野智的名,从他们相逢以来,这是第一次,“我也是”

樱井翔主动吻上了大野智,浅浅的触碰,隔着很久的岁月,与当时樱花舞的吻一般轻柔,但又充满着希望。
“我也准备好了,我父母接受了我喜欢你,朋友他们都支持,亲戚,嗯,听你的,不管。我也可以不依赖私生活,只依靠自己的能力生活下去。satoshi君,可以正大光明地跟你说,我爱你,一直以来都爱着你,从未改变,自始而终”

爱情来得猝不及防,接受面对它却得深思熟虑,还好这份爱让人等得起,也让人受得起。

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月光很美,大野智看着熟睡的樱井翔,软软地笑着,笑弯了眼角,轻吻了他的额头。

下床,把刚刚从收拾衣服的时候发现的纽扣放在盒子里,里面静静躺着另外一枚纽扣,“这样才算真正的“还”了……”

回到床上,抱着暖和和的樱井翔进入了梦乡。

就像大野智所说的那样,他们开始交往起来。
大野智的父母表示原来自己的儿子还是喜欢人类的啊,还以为会和鱼过一辈子啊,真是太好了,不用孤独终老了。
樱井翔的父母表示已经知道了儿子喜欢大野智,惊讶也惊讶过了,反对也反对过了,没必要重复一遍,也就是同意了。

樱井翔撇了撇嘴表示早知道你爸妈那么好说话,解决完我爸妈我就直接去找你好了,我俩早就在一起了。大野智软软的表示不用后悔,且不说现在他俩现在在一起了,他爸妈也是害怕自己就那么单身一辈子也不会那么快同意。

至于各位亲友,吃着炸鸡的相叶雅纪表示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当初差点没把他急死。打着魔王的二宫和也表示他早就猜到了,当初要不是他把那个本该是自己的公司的项目以自己身体不适任性地塞给樱井翔,他俩还不知要等多久才能深层次地交流感情。带着墨镜一本正经的松本润表示,他当初从窗口发现是樱井翔来谈这个项目的时候,不惜动用自己迷之交友圈,提早安排上司找人的时候只能找大野智去和樱井翔谈项目。

总之,可喜可贺,深藏功与名的亲友们表示在樱花绽放的季节,大野智和樱井翔能相逢真的是太好了毕竟是一个如此适合谈恋爱的季节。

——————————————
断断续续地终于写好了,开心!(。•̀ᴗ-)✧
在利达的生日发也算作一份生贺,开心!(。•̀ᴗ-)✧
蟹蟹大家能够看到这里,希望大家能够喜欢(..›ᴗ‹..)